自在早市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21-08-17 14:14)  来源: 甘肃日报  作者: 李 萍

  街头,每天走过的街头,不长不短的一截路两侧,青菜绿着,与小葱一起绿着。洋芋上的泥土还在,冒着新鲜,一看就喜欢。

  好多青物与玉米一起点缀着早市的绿。至于菜瓜、黄瓜、西红柿、菜花,都是早市与晚市不可或缺的存在。独立或挤挤挨挨地堆放,都是精致的。要让日子精致,让目光精致,是很多人期盼的,我也一样。

  青稞青麦上市好久了,过些日子就没有了,所以喜欢的人也不少。青麦直接吃,像吃炒豆子一样,抓一把丢进嘴里,慢慢嚼,香是不可言说的。大蒜也上市了,一颗一颗被辫成辫子,一辫一辫卖,没有称斤。小葱一把一块,我又买了一把。赶早的野葱花也从乡间跑来了,不多,就那么一点。香椿芽还在延续,香椿炒鸡蛋或是包饺子,味道又不一样。只是不知,春天的嫩芽可食图新鲜,都夏天了,没有老吗?

  勤快的人已把香豆草(我们叫苦豆)做成香豆粉,一小袋一小袋,招惹一些目光,一袋一袋都卖掉了。

  那些老头老太太很细致,挑选一点也不马虎,有时还带点嫌弃。我能理解那些嫌弃,我有时候也会。

  繁华与喧嚣在早市相得益彰,地摊经济在生活中很妥帖。

  杏子也熟了,绿的或是泛黄的,都闪着光泽与喜悦。有点恍惚,杏花盛开的场景与片段还记忆犹新,一眨眼杏子都黄了,时间寸步不让。有些心情还在梦里,可惜梦不顾及心情。

  好多蚕豆(我们叫大豆)角也有自己的市场,它们也堵了我的目光,我也是欢喜的。煮大豆角也是一种乡情,小时候自己去田里摘,有时候扽有时候扯,摘一个会把大豆的茎秆扯断,所以姥姥总是叮嘱,要一手抓着大豆秆一手扽。

  摘一个扽一下,重复又重复。不自然地摸了摸大豆角。

  时光已让我步入中年多年,可是大豆角依然年复一年地绿着,饱满着。

  目光不够用,忽而感慨万千。

  早起的一个清晨,就这样有趣味而接地气。(李 萍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76817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