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马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21-08-24 11:52)  来源: 甘肃日报  作者:

  那时,父亲是生产队的饲养员,掌管着全队的牲口,后来,牲口都分给了队里的各家各户。父亲分到了一匹雪青马,还养在生产队的饲养院里。

  那匹雪青马性格狂躁,遇见谁都要扬蹄尥蹶子,却在父亲手下出奇地柔和,拉车犁地、驮麦碾场,凡是牲口要干的营生,无一例外干了个遍。这还不算,父亲觉得自己熟谙养马之道,眼下仅仅喂养着一匹孤马,心里总觉得踏实不了。时隔不久,他花大钱买来了一匹枣红色的母马,那匹马从白白亮亮的山道上走过来,长尾流地,四肢粗壮,鬃发飘逸,双眸灵动,通体上下不见一根杂毛,锦缎似的皮毛如熊熊燃烧着一团火焰。人们围观过来,懂马的人纷纷赞叹这马体格饱满,高大壮硕,腿上遒劲有力,蹄扣如碗,是匹好马。枣红马越发抖动起优美的鬃毛,昂首摆尾,喷着响鼻,马蹄踏响,把一条黄泥土路踢得土粒四处乱动。

  父亲从早到晚精心伺候着两匹马,红的如火,白的似雪,梳毛、理鬃、喂料等,顺便还要看看牙口,摸摸骨骼,几乎没有一刻空闲工夫,马也给足了面子,看着他过来,扬蹄摆尾,发出咴咴嘶鸣。父亲说,牲口也通人性呢。

  一条白白亮亮的山道,像一根粗壮的牛皮缰绳,一头紧紧拴系着饲养院,另外一头好似一根弹簧般绕啊绕,就绕向了山顶。山顶上的太阳疲软了许多,没了毒劲,风从四面簇拥过来,洋溢在父亲身上。父亲披着一条羊毛擀的毡子,头上扣着一顶旧草帽,嘴里噙着一根细长的草茎,两眼张望着马背上的天空,湛蓝的天空里飘满了朵朵祥云。这里的沟沟坎坎,山山洼洼,他比手上粗糙的掌纹还要熟悉;哪儿芳草鲜美,哪儿草木葳蕤,他比谁都清楚。不到晌午时节,马儿吃得肚皮滚圆,头颅微微垂下,开始眯缝着眼睛养起神来。两匹马丰腴圆润,红白相间,在万道金光里,马尾上敷着鎏金一般的光芒,修剪得整整齐齐的鬃毛,随风轻轻飘逸。烂漫的野花满山遍野,完全湮没了马蹄,一下一下地随风起伏。天地幽静中,父亲气定神闲地站在两匹马中间,脚下好像翻涌着一片五彩缤纷的波涛。

  父亲,他是那个最早把村庄叫醒的人。(常得贵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7896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