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.cn|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| 新华网甘肃频道   新闻中心 | 甘肃网视 | 新华影廊 | 新华舆情 | 记者看甘肃
您的位置:新华网甘肃频道 >> 陇上书画 >> 正文
唱给马啣山的歌
2019年08月01日 10:11:29
来源: 兰州日报
分享
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
【字号: 】【打印

    □栖云柳

  马莲花儿成海洋

  马莲是榆中南部山区最常见的一种多年生草本单子叶植物,我的童年在古老的瓦川河两岸绿茵草地上随处可见。到了四月天,它像韭菜一样的叶子就疯狂地生长,同时就撑起一朵朵白中有绿,绿中晕红,红里泛黑的喇叭花向着湛蓝的天空,向着灿烂的太阳,承接天地的雨露,释放无尽浓郁的芬芳。在河滩嬉戏的我们就常常采摘上一大把拿回家插在瓶子里,或是用刚刚绽开新叶的树枝变成帽圈,把马莲花插在周边,做成花冠戴在头上。

  后来我就上学……后来我就打工……

  后来我就渐行渐远,俗事缠心,就几乎忘记了她们的倩影……

  三马子行到马啣山下这个叫做魏河的地方,清澈的溪流,枝叶初绽白杨,千姿百态的黑刺树,窝在树下的那些像牛像虎的大石就成为一道风景。

  再接近马啣山……再接近马啣山……

  眼前出现了另一种壮观!远远映入眼帘的是蔚蓝色的海洋,再进前,就变幻出一片广阔的宝石蓝一般的花海。我好惊异,我好生动,我神采飞扬。连忙喊着停车扑向这片几乎是无垠的花海。

  啊,原来是马莲花,是我熟悉的马莲花,是普通的马莲花,也是藏在我记忆深处的马莲花!这是一道漫斜坡的宽阔如茵的草甸为底色,一墩子一墩子,像碗口,像脸盆,数不清的,茂盛的马莲花在这绿毯子般的草甸上盛开,怒放。每墩子马莲那尖尖傲立小小如剑的碧玉的叶子中,一朵,三朵,甚至七八朵翡翠般的喇叭花。它们面向朝晖,面向着湛蓝如水的天空;它们承接着雨露,倾吐着芬芳;如湛蓝烈烈的火焰,似一张鲜艳的唐卡悬挂在马啣山。我疑惑如万千的喇叭在对喊?似成群的仙子在仰望?它们歌唱春天到来的美好?倾诉对马啣山千百年的依恋?就像众多的合唱团走在一起,就像无数穿着羌服的少女从四面八方涌来!我好像看见羌族牧羊女额鬓的花簪,我好像看见藏族姑娘蹁跹起舞的曼妙,我好像听见马啣山的原生态秧歌从四面八方唱起……。

  我沐浴着四月的晨阳,马莲花的香进肺入脏,在马莲花的海洋里我忽然动情的奢想,今生今世我能再做一次她的放牛郎?春天里我愿意为她舞蹈,夏天我愿意为她歌唱,秋天我愿意一抱抱将她们收割,冬天我就守候在她红绸跳跃的身旁……

  妻子问我为何如此欣喜欲狂。

  我再也没有见过这震撼心灵的蓝海洋!

  因为我昔日乐园般的瓦川河两岸,打井的,开荒的,挖池塘的,淘沙的,倒垃圾的……

  葱茏如云的树凋零了,如茵的草甸已消失了,马莲花锦铺的兰花花海洋不见了。

  每到春夏,马莲花就像战后的残兵,星星点点在五颜六色的垃圾里,在河滩破烂绿裙衫子上凋零生长。

  原来仙子般的花竟然来到马啣山里……

  马啣山,我见到远逝的她。让我的灵魂再次被洗涤,让我再次激情飞扬……

  黑酸刺

  在马啣山,黑酸刺多以灌木林的形式装扮着大山,构成马啣山波澜壮阔的风景。沿着崎岖山路而上,远处一片一片翠绿如洗的松林映入眼帘,身边是刚刚绽露如美女眉毛般灰绿色细长叶子的黑刺树,不断擦肩而过。

  黑酸刺,叫黑刺树。因为不易长高,长粗,外皮灰黑木质有淡淡的黄色,当地人称为黑酸刺,黄酸刺,它书名叫沙棘。在马啣山许多向阳的山坡,沟壑,崖坎,黑酸刺就一大片一大片覆盖在山体上。三马子蜿蜒前行,不断看到大面积的黑刺树林。这些黑刺树冠茂密,制成一片片灰绿色云。有的黑刺树枝叶初绽,有枝叶还没有绽开,棵棵灰青,不鲜艳,如土色。很质朴,犹如山下的老农;很茂密,犹如山上突起的云。我们的车行至这个叫做深岘子的地方,就没有车路了。眼前是一道蜿蜒西去看不见尽头的深沟,两边山峦叠嶂,向阳处以黑刺林为主,阴屲处以松树云杉落叶松为主。

  在山下时,我就看到一棵两棵的黑刺树,以为是自己见到最好,最多的黑刺树了。当我走到深岘子这个地方,就忽然想起“小巫见到大巫”,“望洋兴叹”的典故了。在山梁上阳坡的地方,我近距离接触了黑刺树。

  就走进一片黑刺树林,黑刺多两三米高。不知是山巅狂风肆虐肆意催拔,还是土质松软,扎根不稳。许多树干皆倾斜而长。不端不正,虬枝横出,远远看就像悠闲的云朵。仔细观察黑刺树,觉得它们渺小,却隐隐有松柏的气质,有榆柳的轩昂。向着天空,向着周围,无拘无束,蔓延生长。极富个性,极具造型。它们不是马啣山的娇女子,完全是马啣山的好儿郎。

  这里黑刺树“以曲为美,直则无姿;以欹为美,正则无景;以疏为美,密则无态”。它们或前倾,或后仰,宁来拐去的造型和那平展展像一朵朵云霞的树冠,

  看,有的黑刺树远处像老妪扶杖眺望,在近处又像诗人醉酒引颈长吟,有的像仕女端盘迎客,有的像仙女翩然飘升状……

  让人产生极想亲近,看个仔细的迫切感。走近它们,看那遒劲树枝,枝叶之间锋芒毕露着一根根寸许长的针刺,让人生畏。但叶子就像美人的眉又仄又细,洁白中有淡淡的绿,就像在牛奶里浸过一样,却也可亲。

  黑刺树叶子细小,是为了减少水分的蒸发;叶面成灰色减少阳光的暴晒;密密麻麻互相掩映,使阳光晒不到脚下!也就是它们扎根阳山坡的原因和伟大。

  黑刺树没落叶松高大,也没云杉美观,没有马尾松清秀。但它不怕贫,不怕旱,不自卑,面向阳光,乐观生长。春夏一袭素衣,平淡朴实,其貌不扬,不引人瞩目。但深秋缀满金黄,那些红艳艳的果实,入食入药,让山雀吃,让村妇牧童采摘,坠落树下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。就像敦厚无私的老者,这点是松柏云杉不能企及的地方。平凡朴实的美把马啣山一处处山坡装扮成金黄色的海洋。就像一个不慕虚荣,不图享受,面壁苦修之人。于是铸就它柔韧如钢的筋骨,练就它坚韧不拔的秉性。马啣山下的村民,凡是出力的农具之做,非它莫属;凡是承重耐磨之所制,不能少它。

  如果有可能,我亦甘愿做一颗黑刺树,把根扎在这贫瘠干旱的山头,于云杉相望,和雪松为侣,聆听清涧潺潺,沐浴星月之光,享受清风松涛,和你相守相偎,直到永久……

( 编辑:王小华) 【字号: 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分享到:5.36K

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
Copyright © 2015 GS.XINHUANET.COM
移动版 | PC版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8243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