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小村庄 大变迁】昔日红军恩 今朝帮扶情
2020-12-25 11:49:05 来源: 新甘肃客户端
图集

    原标题:【小村庄 大变迁】昔日红军恩 今朝帮扶情

吃水不忘挖井人,红军故事代代传。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

    了解旋窝村昨天的人,一定会赞叹她的今日。

    旋窝村,隶属岷县麻子川镇,为少数民族村。一句“更喜岷山千里雪,三军过后尽开颜”便道出旋窝村与红军的不解之缘。

    1935年9月,红军攻破天险腊子口之后,在旋窝村一带休养。当时的旋窝村是一个有着60多户人家的回汉杂居村。

    靠洋芋填肚

    说起过去的日子,旋窝村人有红色记忆,也有对贫困的不屈。

    张淑英老人说,上世纪80年代时,全村人基本靠洋芋填肚子。早上洋芋拌汤,中午烤洋芋,晚上有一碗杂粮面就算好的了。大女儿上小学了,还没件像样的衣服,只好把自己的搭襟蓝迪卡衣服给女儿穿上。

张淑英老人说,现在日子好了,心情也舒畅了,养了好多花草。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

    村民们最犯愁的是下雨天。“80后”的丁者米说,一下雨村子里的路就变成“黑泥路”,出门就得穿雨鞋。更让人担心的是村子里的那条河。它属迭藏河支流,十七八米宽,孩子们上学,必须赤脚趟过河。一遇到大雨天,河水能涨到1米多深。

    村民苏平忠说起来就后怕:“2014年的一天,下了大雨,第二天早上雨小了,我急着出门办事,就骑着摩托车过河。没想到,摩托车刚一入水就感觉不对劲,幸亏我及时跳回到岸上了,摩托车被淹在河里。后来水小了才捞上来。”

    种高原夏菜

    有人说,旋窝村因四面环山,地处中央,类似漩涡而得名。是否准确,不得而知。但旋窝一直被时代拥入怀中,扶贫的春风吹拂着这个村庄。

定西市公安局派驻旋窝村帮扶队员李双全(右)与村民拉家常。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

    2018年10月,定西市公安局驻村干部王宇宏开始在旋窝村帮扶。头一个月,他只做两件事——入户、爬山。入户,为了和群众熟悉起来,了解情况。爬山呢?

    “我为了找到适合村子发展的产业,早上吃完饭,带上压缩饼干,就开始爬山。最高时爬到海拔3000多米处,10月的山顶都有积雪了。”王宇宏说,爬遍村子四周的每一座山后,“看到村子四周多是耕地,我想搞农业应该挺适合机械化的。”

    经过调研论证,旋窝村地处西秦岭、岷山、青藏高原的交汇地带,为黑垆土,土壤有机质含量高,加之气候凉爽、光照充足、降雨量高、空气质量好、昼夜温差大、病虫害危害轻,适宜种植高原夏菜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。帮扶干部与镇村干部心往一起想,劲朝一处使。为了发展蔬菜产业,王宇宏积极和水电等部门协调,完成电力改造,将自来水引入育苗棚。

    2019年,在村党支部引领下,通过和福建省福清市东西部扶贫协作,招商引资,流转群众土地300亩试种菜花。

    当时乡亲们疑虑重重,担心种不成功,担心销路。镇村干部和帮扶队员知道,只有靠市场才能把大家的问号拉直。

    当年,旋窝村试种的高原夏菜获得好收成,以好品质走俏南方市场。今年,全村种植高原夏菜500亩,带动贫困户84户424人,全年吸纳劳动力务工720人(次)。还有不少当初不看好种菜的乡亲,主动找到村干部,要流转土地种植高原夏菜。

定西市公安局派驻旋窝村帮扶队员张虹(左一)、刘亚峰(右二)、李双全(右一)走访入户,了解村民需求。王宇宏结束帮扶工作回到定西市公安局,交接时,他一再叮嘱“要把高原夏菜产业发展下去。”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

    为了让村民们不再“出门难,难出门”,定西市公安局投资硬化了乡村主干道、修建了连心桥。

连心桥连起了河两岸,也连起了党和群众的心。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

    交入党申请

    如今的旋窝变了样。村路平坦,民居整洁,村广场也建了起来,对面的“红军井”在诉说着当年的故事,也表达着旋窝人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的感恩之心。村民们每周都要举行一次升国旗仪式。

村子里建有小亭子,成为村民休闲的好去处。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

    变的,不止于此。

    旋窝村妇联主席乔玉霞最清楚全村姐妹的心:“以前村子里的妇女不能出去务工,对女娃娃的教育也不够重视。”现在,适龄孩子都入学读书,女同胞们不仅可以出去务工,还可以参加村子里的事务——疫情防护、帮助五保户清扫卫生,进行家居环境评分等。“姐妹们很有成就感,我们也能做事情了,心里很高兴。”乔玉霞说。

    贫穷与封闭正在旋窝村消散,信心与希望正在这片热土升腾。村党支部书记尹燕文今年10月去外地学习了农业现代化的发展之路,他说,他要把“订单农业”的模式带回来,让乡亲们没有后顾之忧,让更多群众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。

    又到冬闲时节,丁者米准备务工。以前想务工没地方去,从2014年起,他在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项目支持下,每年到福建的电子厂工作。“厂子里有清真食堂,务工收入也好。”丁者米说,他的好日子离不开党,“从小听老一辈讲红军长征途中在我们村驻扎过,感觉党很亲切。现在我们农民盖干草棚、买农机都有政府的补贴,自己的日子好起来了。疫情期间看到党旗飘扬,党员带头‘冲锋陷阵’,我就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”   (新甘肃·甘肃日报记者 崔银辉)

责任编辑: 王小华
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906641